BOB娱乐网站-独家探访隔离病房 – 医护人员的坚守:我们不冲上去谁上去

央视新闻1月22日消息,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是武汉市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,从12月29日开始收治第一位患者,到目前已经累计收治123名,25人出院。20多天过去了,战斗在重症监护室的医护人员怎么样了?患者的情况如何?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近日在武汉金银潭医院进行蹲点采访。

重症隔离病房里护士们的平均年龄只有25岁,最小的刚刚满20岁,当这些戴着防护罩的护士们,走出隔离病房,摘下面罩,是一张张生动青春的脸,面对这场疫情,她们说,心中怕不怕,肯定是怕的,但是这个工作岗位就是自己的使命,自己的职责,必须要坚守,我们如果不冲上去,谁上去呢?

经过多方协调,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独家进入隔离病房外进行采访拍摄。

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重症隔离病房主任吴文娟:我们现在进入到第二道门,从第一穿衣室进到工作区,这些就是潜在污染区,有可能会污染。

记者进入的区域处于有可能污染区域,属于二级防护,必须穿隔离衣,穿戴着口罩、帽子、鞋套。病房里的医生护士是三级防护,他们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和面罩。护士们戴着手套要为患者做抽血、吸痰、尿验等检查。

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重症隔离病房主任吴文娟:这个防护罩是个透明的,但是事实上,它还是存在聚焦的问题。这个精准点不是我平时用手指摸,摸着血管了,我常规这样穿刺,可能这个时候它就会没有那么准。

护士隔着玻璃交流患者信息

每位患者的输液量、血糖、尿量等等所有的治疗情况都有详细记载。监护室内外的沟通都要依靠对讲机,为了能够让所有参与治疗的医护人员随时掌握患者的情况,隔离重症监护室的护士,将每一位患者的情况写在纸上,再反贴在玻璃上,每小时更换一次。

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重症隔离病房护士刘宏娟:我们一进来接班的时候就是先把病人的情况大概理清楚,把病人的病情,生命体征都要先理清楚,等于是不能让病人出现一些意外。然后像那种镇静的病人,旁边意识清楚的病人我们还要注重他,比如说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,有没有想吃饭呀,一些生活上的一些护理。

隔离病房的护士们每一个班至少4个小时,这4个小时不能喝水,不能上厕所,一个班下来,护士们都是一身汗。12月29日,重症隔离病房开始收治患者,回家已经成为了全体医护人员最奢侈的事情。

湖北省人民医院支援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护士朱庭萱:我们自己可能毕竟也都很年轻,然后可能心底会有一些不知道恐惧或者是担心都会有,像家人都会有担心,但是感觉穿上那个衣服就没有担心了。因为是医务人员,穿上白大褂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做好自己的工作。

穿上白大褂,做好自己的工作,实现这个朴实的愿望,是无数父母和子女默默地支持和无尽的关爱。在护士肖志敏的眼中,9岁的儿子彭羽佑异常顽皮,因为这场疫情,她已经连续上班很多天了,就在几天前,她一早醒来时,儿子把一幅画放在了妈妈的枕头旁。

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南楼六病区护士肖志敏:他就问我,他说妈妈你知不知道我那个画是什么意思,我说你就是想要妈妈陪你呗。这个就是他心里的玩具城堡,他打了一个叉叉就是不要了,然后那个有一个爱心就是母爱最伟大,然后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天上是有彩虹的。

在儿子的心里,不要自己的玩具城堡,只要妈妈的陪伴。在父母的眼里,她们又是心爱的女儿,面对这场疫情,心中即便有千般不舍和担心,但是还是支持女儿坚守岗位。

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士江苇:就是累的那种强度下来,其实我们这些自己都已经忍下来了,也没有说去跟谁抱怨,只是内心就觉得自己那种辛苦,只有家人知道懂我们辛苦。因为我是外地的,然后我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,每天都会打电话视频,首先担心我们这里上班的这种状态。然后每天看到新闻真的很担心,我们说不要紧,我们说我们的防护很到位,其实说给他们是让他们安心,我们自己其实说不怕是不可能的,谁都怕,真的很担心。但是我们在这个工作岗位上,我们必须就有自己的使命感,必须去做这样的事情。

目前疫情仍在持续,越来越多的医护人员投入到病毒防治第一线。因为这个职业,这份职业的使命在坚守,毫不退缩。

(原题为《独家探访隔离病房 | 医护人员的坚守:我们不冲上去谁上去!》)
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